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异界熊傲天第一百四十章三御柱的实力

2020年01月25日 栏目:游戏

异界熊傲天 第一百四十章 三御柱的实力“怎么样,看的还过瘾吧。”沃利贝尔走下了擂台后,并没有接受医疗班的治疗,而是径直走向了璃星待

异界熊傲天 第一百四十章 三御柱的实力

“怎么样,看的还过瘾吧。”

沃利贝尔走下了擂台后,并没有接受医疗班的治疗,而是径直走向了璃星待着的那个选手包厢,因为对于他来説,这种程度的皮外伤真的不算什么,充其量也就是身上因为出血的关系而粘糊糊的有些难受罢了,那diǎn伤口倒是吃顿饭的工夫就能恢复如初。

当沃利贝尔庞大的身躯走进选手包厢时,几乎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虽然这大笨熊自己没什么感觉,可是对于他们来説,这位浑身染着鲜血的大魔王给人的感觉绝对説不上太好,他们有些害怕这家伙会不会就地抓几个人吃了来疗伤什么的......

“看个鬼!赶快去清理一下!你这一身乱七八糟的恶心死了!”

不过这些害怕的人群里当然不包括小妖精璃星,她看到自己的宠物熊居然浑身血淋淋的朝她走来,顿时像是炸毛的猫一样怒了。

虽然身为性质比较特殊的职业猎魔人,但璃星再怎么説也是位花季少女,她可容忍不了自己的宠物脏兮兮的待在自己身边,不但味道闻起来怪怪的而且抱一下搞不好还会弄得自己一身骚,这怎么能忍,于是璃星发挥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拉着还站在原地傻笑的大笨熊往外走了出去。

“其实没什么啦,你知道的,本大爷的恢复能力......”“这不是恢复能力的问题,我当然知道你这变态挨上几刀都能活蹦乱跳的,只不过你也偶尔也要顾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在外头的过道处,璃星找了个没什么人的角落,从兜里掏出一个实际上能装的东西比看起来多得多的小包包,从里头拿出了一些奇怪的液体和绷带,开始给她的宠物熊细细地处理身上的伤口。

别看璃星平时大大咧咧的像是个假小子一样,此时她给沃利贝尔处理伤口时却是非常认真、细腻,先是把那些比较大的口子用闻上去乖乖的液体清洗一遍,然后再用纯白的绷带把那个部位裹了个严严实实。

“再给我缠上几条的话,本大爷就可以去扮演木乃伊了,恐怕就连化妆都不需要。”

当璃星仔仔细细地把需要处理的地方弄好后,沃利贝尔的身上已经到处都裹满了绷带,只露出一双正四处乱看的狗眼,他顿时有了一种自己被变成了熊肉粽子的感觉,马上就可以上蒸笼蒸熟然后摆盘了。

实际上对于这头大狗熊来説,他完全就不需要这么多的绷带,那些看似可怕的伤口即使是现在也在极快的复原,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恐怕当他们看完下一场比赛的时候这头狗熊的身上又能皮光肉滑的。

不过在看到璃星这么认真地给自己处理伤口时,沃利贝尔却奇怪地説不出半句拒绝的话,他只是注视着那张认真的脸庞,一看就是十几分钟。

“説什么胡话......赶快过去包厢吧,否则下一场比赛可能就看不全了。”

“下一场比赛?你知道下面的比赛是谁跟谁打吗,如果是什么无名小卒的话不看也罢。”

无名小卒?璃星听到沃利贝尔这么説后不自觉地笑了一下,恐怕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这头蠢熊会把这些人叫做无名小卒的,既然能进到“红莲斗剧”的正赛,那就説明这六十四个人几乎都是创界各大势力接下来会重diǎn培养的对象,怎么可能会是无名小卒呢。

“哼哼,大笨熊,下一场比赛保证不是无名小卒,走吧,你肯定会感兴趣的。”

因为“红莲斗剧”正赛时每一场比赛都会有十五分钟间隔的原因,抛去给宠物熊治疗伤口的时间,璃星和沃利贝尔回到那个豪华的选手包厢时,第二场比赛正好马上就要开始。

“这两个家伙......好像还像diǎn样子,尤其是那个看上去好像全世界都欠他钱一样的倒霉蛋,他们有什么来头吗?”

此时,两位参赛者已经站上了刚才沃利贝尔跟布兰特一番激斗,然后又被修复如初的巨大擂台上,其中一名参赛者是一位脸上带着冷峻表情的年轻人,他穿着飘逸的法修长袍,银色的中长发在背后扎成一个马尾,配合这货英俊的面孔显得非常帅气。

而另一位参赛者则是身着雕刻有许多神纹的重甲,跟唐纳德那样几乎将全身都包裹在钢铁中的重甲战修,虽然看不见那张藏在钢铁头盔里的面孔,但这家伙却给人一种非常沉稳,有种历经过大风大浪的感觉。

“这个地方恐怕也就只有你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了......”

不过虽然这样説着,实际上璃星也早就习惯了这只大笨熊从来都不愿意去收集情报的作法,当然,对于沃利贝尔来説他也根本不需要去了解他的对手究竟是什么人,就好比方説你跟幼儿园的小学生打架,你还会去查他练的是拳击还是散打吗?直接上去一拳就撂倒,谁还管你是什么来路的。

“西罗先生,非常荣幸能与你交手,鄙人......”

就在这时,擂台上的那个重甲战修开始説话了,从他头盔中露出来的双眼里燃烧着熊熊战意,尽管第一战就遇上了这位目前“黄金世代”最强的三巨头之一,可是这位来自炽焰的地龙骑兵团第六师团的副团长却一diǎn也不畏惧,对于他这种在战场上厮杀成长起来的修炼者而言,即使敌人再强也无关紧要,因为战场上活下来的并不一定是强者,狭路相逢勇者胜!

“不用介绍了,反正你也只能在台上待个十秒左右,説这么多废话干什么呢。”

然而,就在这位地龙骑兵团的副团长准备跟这位“黄金世代”的领跑者唠叨几句时,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就冷漠非常的年轻人居然直接转头退出了几步,根本就没有用正眼看他!

“......果然跟传闻中一样目中无人,不过这样正好,鄙人也可以毫不留情的出手了!”

即使杀了他也没关系吧!十秒钟解决我?説什么梦话!这位副团长大人看着西罗的背影,隐藏在头盔里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好像是在冷笑般,不过实际上虽然他不管再怎么做些面部的小动作都没人看得见就对了。

“准备好了吗?两位选手?有什么问题可以现在立即提出,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马上比赛就要开始了。”

擂台上,裁判看到两位选手已经待在了指定的位置,随手就从兜里掏出那枚刻着“红莲”战徽的硬币,在朝两位选手示意后将硬币抛向了空中。

“钢铁洪流!”就在硬币正好落地的一瞬间,这位浑身盔甲看上去至少有几百斤重的钢铁骑士立即大吼一声!以骑兵冲刺的姿态朝着十米外的西罗冲锋了过去!

在“红莲斗剧”的规矩上,当法修与战修对战前,双方必须拉开十米的距离,否则对于需要一定施术时间的法术系修炼者来説就不用玩了,所以为了保证比赛在相对公正的条件下进行,这种程度的距离是必须要把握好的。

而就在此刻,这位副团长朝着西罗冲锋过去的时候,虽然他只有孤身一人而且也没有骑着他心爱的坐骑,但从那个巨大的钢铁身躯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像是千军万马一样,给人以排山倒海般的压迫感!

八米、六米、四米!居然还没有动作!你的头颅鄙人要定了!瞬间,副团长就以与他外表不符的高速冲到了距离那个年轻人极近的位置,就在四米之外,他右手的骑兵长枪猛地突刺而出!跟他接近两米的身高相当的长枪带着强烈的贯穿力刺向了西罗!

虽然对于这位地龙骑士团的成员而言,他的一身本领要在骑乘的状态下才能最大化的发挥出来,但尽管如此也并不是説他没有坐骑就没法与人战斗,实际上,这位副团长之所以跑来参加“红莲斗剧”,正是他对自己的步战实力有着充足信心的表现!

“......无聊。”

在所有人惊异的眼神中,那柄巨大的骑士长枪竟然毫无阻力的刺入了那个年轻人,那位“黄金世代”三巨头之一,西罗的胸口!

“这......这是怎么回事!”就在长枪刺入西罗胸口的瞬间,那位副团长立即感觉到了手感上的差异,他的枪尖虽然刺进了那个躯体,可是却就连一diǎn命中肉身的感觉都没有!就像是刺入了一团浓雾一样!

一秒后,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个被刺穿的“西罗”居然真的变成了一团黑色的,像是影子般的东西,然后顺着那柄骑士长枪覆盖在了那个副团长的身上!

“看起来十秒都算多了,就这么滚下去吧。”

就在黑暗将这位副团长的整个视野遮蔽住的最后一刻,他看见了另一个西罗正站在他面前,而且还用好像从来没变过的表情冷冷的説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当他再度看清楚面前的情况时,这位地龙骑兵团的副团长已经像是一团被扭曲的铁块一样,四肢呈现奇怪的姿态倒在了擂台外的地面上。

“啊!啊啊啊啊!”与此同时,凄惨的喊叫声从这位钢铁骑士的头盔中传出,现在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双手和双脚都被朝后扭曲,显然已经全部被人以奇怪的力量硬生生折断!

广西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
滨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南阳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金华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